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梦回大明春 > 377【白绫还是鸩酒?】

377【白绫还是鸩酒?】

元宵佳节,放假十日。

宁王跟往年一样,进贡给皇帝无数花灯,皇帝也乐呵呵的照常收下。

元宵灯会亦有彩排,必在正月十四晚试灯。

京中有一大宅,平日拜访者甚众,如今却异常冷清,甚至花灯都不敢挂太多。

晚间,城中各街巷纷纷试灯,北京城瞬间变得灯火通明。伶人司钺乔装来到此宅侧门,敲门闪入,直奔内堂而去。

“小婿,拜见泰山大人!”司钺端正作揖道。

司钺的岳父叫做臧贤,字良之,山西夏县人。

臧贤身材瘦高,面容清癯,蓄有须髯,气度不凡。乍一看,还以为是朝中高官,怎猜得到他只是低贱乐户?

就是这个低贱乐户,公卿争相巴结,甚至能把其中三个女儿嫁给文官。泰山山神是碧霞元君,朝廷祭祀泰山之神,竟也曾派这个乐户前去主持大礼。

若是将臧贤抄家,至少能抄出上百万两银子!

此时此刻,臧贤却紧张得很,惊恐道:“如此时节,你怎还敢来京城?不要命了!”

司钺环顾左右,压低声音说:“一个月前,有人回江西报信,说京城风声不对,王爷便让我回来探亲。我刚到京城,就听说钱宁已死,吓得立即藏起来。泰山大人,王爷真的事发了?”

“必然已经事发了,你快走吧,”臧贤忧心忡忡道,“等元宵之后,我也要辞官还乡,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一个乐工,居然使用“辞官还乡”这种词汇。

而且他还真辞过官,刘瑾伏诛之后,臧贤便称病请辞。朱厚照非但不准,还强行挽留,升他做教坊司奉銮(教坊司主官),以安抚臧贤的忧恐之心。

前段时间,臧贤再度请辞,依旧被朱厚照挽留下来。

司钺是臧贤没有发达时的女婿,犯罪充军流放南昌,因此跟宁王认识。臧贤受皇帝宠信以后,宁王立即通过司钺,重金将臧贤收买。

刚开始,只是让臧贤打听皇帝消息,上了贼船之后就下不来。

时至今日,臧贤的宅第,已经成为宁王在京城秘密活动的大本营!

为啥钱宁都死了,臧贤还活着?

因为根据李三郎的调查结果,发现臧贤牵扯到太多人,仅太监就有张忠、张雄、张锐、商忠、卢明、秦用、赵秀等等。

要知道,张雄执掌司礼监,张忠执掌御马监,张锐是东厂提督,再加上掌控锦衣卫的钱宁……太可怕了!

李应把调查结果交给皇帝,朱厚照被惊出一身冷汗。他平时睡觉、吃饭、看书、习武、玩耍的地方,到处都有宁王的眼线,豹房和紫禁城已经被渗透成筛子。

于是乎,朱厚照火速把张雄、张忠换掉,让张允重新执掌司礼监,谷大用重新执掌御马监。拿回军政大权之后,才敢杖毙商忠、卢明、秦用等太监。

张雄、张忠、张锐,时号“三张”,全都被皇帝扔去守陵,而且离京的时候悄无声息。

曾经多次跟随王渊打仗的太监朱英,这回运气逆天,接替张锐提督东厂。

也即是说,东厂督公、锦衣卫都指挥使,全都换成了王渊的老朋友!

司钺早已成为宁王心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即说道:“泰山大人,不如跟小婿去江西。狗皇帝荒诞无稽,天下民不聊生,王爷已经暗中准备十余年,肯定能效仿太宗故事,杀进北京登基做……”

臧贤连忙把女婿的嘴巴捂着,咬牙骂道:“疯子,你们都是疯子,我当初就不该跟你们一起发疯。你以为当今圣上是朱允炆?他可是会打仗的,把蒙古小王子都砍了!还有那个王二郎,征战沙场多年,从未有过败绩。宁王比得了蒙古小王子?”

司钺挣脱开来,问道:“泰山大人,京中究竟是何情况?王爷以前派出的人手,现在都弄不到消息。进贡花灯的人,也探不到宫里的近况。”

臧贤郁闷道:“现在谁还敢跟你们接触?就连我都一个月没出门了。只等元宵休沐结束,我就再度请辞,运气好还能告老还乡,运气不好就得步钱宁后尘!”

“泰山……”

司钺还想再劝岳父给宁王卖命,突然外面传来喧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