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对决 > 1552、临到最后

1552、临到最后

金达说:“老同事,你先冷静一下,我都说是一些风言风语了,我当然是不相信你会这么去做的。不过瓜田李下,有些时候还是需要避避嫌疑的。氮肥厂地块也不在你的分管范围之内,索性你就不要再去参与了。”

“我什么时候参与了,我什么时候参与了?”曲志霞嚷道。

金达看她完全是一副抵赖的架势,心中越发的不高兴了,他说:“好了好了,你没参与行了吧?老同事啊,我并没有说你怎样的,我只是出于善意提醒你一下罢了。要知道,这些年来,工程项目是我们领导干部最愿意出问题的地方,沾上就没好事,所以我希望大家最好是能尽量离项目远一点。”

曲志霞心说金达你说得好听,你当我不知道你和孙守义联手将项目给了束涛了吗?你今天把我找来,还不是因为鑫通集团已经开始对付束涛,让你觉得束涛可能拿不到氮肥厂地块了,所以才跳出来想用市委书记的权威压我吗?

曲志霞情绪上就对金达很是抵触,便冷冷的说:“我真的不明白金书记您的意思,我也没插手什么的,也就不存在什么远不远的问题了。”

金达看了曲志霞一眼,他希望经过这番谈话,曲志霞能够知趣的不再为鑫通集团争取氮肥厂地块了,但看曲志霞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心说曲志霞啊,该提醒你的我都提醒了,你非要去碰壁,那我也管不了你了。

金达就没有兴趣继续跟曲志霞谈下去了,便说:“那就好,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就这样吧。”

曲志霞就气哼哼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她仍然在生闷气,心说,金达你这算是什么玩意啊?你和孙守义在氮肥厂地块上上下其手,还敢道貌岸然的来指责我,真是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你不就是因为是市委书记吗?想用权利压服我曲志霞,没门。你等着吧,都承安还不知道憋着什么招等着对付你们呢。

曲志霞越想越气,这个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常务副市长的权利对她来说还是不够的,如果她现在能比金达搞一个级别,金达哪里还敢像今天这样子装腔作势的来提醒她啊?他还不老老实实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不行,就为了争这口气自己也要想办法爬到比金达更高的位置上去的,而那样子的话,恐怕她就还是需要吴倾这个著名教授做她的博导,来为她镀镀金了。于是曲志霞因为被丈夫的温情所打动而想放弃跟吴倾读博的念头就开始动摇了,这个好强的女人不甘心现在屈居于金达之下的这种状况,便重新打起了要通过读博改变命运的主意了。

不过这个时候,曲志霞仅仅只是动摇了,还没有下定决心非要去跟吴倾读博不可,她心中总还有一些对丈夫的愧疚感,丈夫对她那么好,她不想真的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真的惹怒了曲志霞了,让她最终下了决心非要去跟吴倾读这个在职博士了。人往往就是这个样子,一念之间就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决定,相应的也就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就在曲志霞被金达叫去谈话的第二天,她接到了鑫通集团都承安的电话。接通电话的时候,曲志霞还没觉得有什么的,她还笑着说网上那些针对城邑集团和束涛的帖子她都看到了,很有力度,已经让金达和孙守义束涛他们感到不安了,金达为此还专门把她找去威胁了一番。

说完这些,曲志霞笑着问都承安下一步要怎么去对付城邑集团和束涛,此刻在她头脑中还在想着要怎么去把氮肥厂地块拿下来,好让金达和孙守义吃瘪呢,因此显得兴致勃勃的。

但是都承安并没有被曲志霞的兴致勃勃所感染,相反,他的语气十分的沮丧,他说:“曲副市长,没有什么下一步了,你那边如果还有什么在进行的行动都停下来吧。鑫通集团决定放弃争取氮肥厂地块了。”

曲志霞被都承安说愣了,她说:“怎么了,都董,不是都进行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停下来啊?”

都承安说:“没办法,这一次我们踢到铁板了。省里有领导让人给我们递话过来,希望我们收手,不要再去跟城邑集团争了。”

曲志霞很生气的说:“都董啊,你就这样被人几句话就吓住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