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此一吻

在回去的路上,月皎兮都在想着寒暮初问自己的那几个问题。

最无奈,最叹息,最悲哀,最幸福?她感觉她好像已经遇见了最悲哀和最幸福的人。

在错的时间,遇见的那个错的人,指的是夜炎殇。

而对的时间,遇见的那个对的人,指的是杭谨轩吧?

他是在告诉自己什么吗?

这一夜,她辗转难眠,按理来说,她不是应该与杭谨轩一刀两断了吗?为何还是会因为他的话,而想了一晚?按理说,她不是应该做到不听杭谨轩的任何一个解释的吗?为什么她的心里会有一种想要去找他的心理?她到到还在期望些什么?是期望杭谨轩其实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吗?是在自欺欺人其实杭谨轩一直都是爱自己的吗?

要在对的时间去遇见对的人吗?可是,杭谨轩就是这个对的人啊……

于是,直到卯时,月皎兮才堪堪入睡,第二天将近巳时,才顶着一双黑眼圈,打算进宫去将杭婧儿接出来,走在走廊上,便看见迎面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殷盛煜。

“大哥。”对着他福了福身子,打了个招呼。

殷盛煜见此,第一个眼神便落在了她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与她那张白若凝脂的面容形成鲜明对比的黑眼圈上。

“兮妹,昨夜是没睡好吗?”眼底闪现一抹担忧之色。月皎兮与夜炎殇的婚事,还有杭谨轩与完颜秦涵的婚事,现下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了,他也知道月皎兮心仪的人是杭谨轩,莫不是因为此事,才黯然了?

月皎兮也知道他是因为看见了自己的黑眼圈,故而才这么问的,“很明显吗?我已经施了一些粉黛了。”

她向来不喜欢涂抹那些什么胭脂水粉,除非特出情况之下。

只听见殷盛煜轻叹了一声,俊逸的面上也跟着月皎兮浮现出悲伤,“昨日摄政王到府上寻你了,因为你不在,他便生着气走了,我原本是想等你一回来便告诉你的,可是昨日见你回来之后,似乎心情不大好,怎么了?发生了何事?”语气中带着不少的关切。

对于月皎兮来说,殷盛煜就像是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所以,在他的面前,她向来是不会隐瞒什么的,于是便将她与杭谨轩之间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去吧。”

时间事情刚刚说完,便只听见殷盛煜说了这么两个字。

“为什么?”她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这个说话是她哥哥等我男子。

“我和谨轩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和他要长的多,我觉得我比你还要了解他,若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这里面,就凭着他对你的感情,他也不会背弃你的。”

又是这句话,“可是,究竟会是什么事呢?究竟会是什么事情,让他一定要去荣国的公主呢。”

此话一落,殷盛煜便一手拍在了她的肩上,“这个很重要吗?若是你心里还有他,为什么不去见他,听听他的解释呢?若是你心里有他,那么他给你的解释是否是你想要的,这还重要吗?”

是啊,就像杭婧儿以前说的,既然她心里有他,那么,她找到了自己失去的那段记忆,她的心里有的还是他,不是吗?

见她似乎有了觉悟,殷盛煜便收回了自己放在她肩上的肩膀,“还不快去?”让她快去,不是因为他觉得月皎兮若是在耽搁时间,就会与杭谨轩错过,因为他认为,杭谨轩说了会在那边等她,就绝对会等到她出现,所以,他让月皎兮快点去,为的只是让月皎兮和杭谨轩这两个人快点见面而已。

的,脑子里浮现出自己就要和杭谨轩错过的画面,心中陷入一阵恐慌,旋即对着殷盛煜开口,“谢谢你,大哥。”而后,便朝着门外跑去,深怕一个慢了,杭谨轩就走了。

……

“炎殇,之前你说殷婷若拿着临炎剑来找你,这是真的吗?”

自打昨日从太傅府回来,司空故白就一直紧跟在夜炎殇的身后,不停的重复着问他这个问题。

夜炎殇也是很无语,恨不得将他一巴掌挥到天上去,这个司空故白,以前这么就不知道,他能这么烦人?

“唉,对了,你今天有没有打算要太傅府找月皎兮啊?”若是他要去的话,自己就和他一起去。临炎剑这种东西,就连殷婷若这种一届女流都能够偷得到,他就不相信他偷不到。

“去,为何不去?”一种看傻子一般眼神看着司空故白。

“太好了,我同你一起去。”

此话一出,夜炎殇白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对着夜炎殇行了一礼,“殿下。”

“何事?”

“昨日荣国的长公主到府上来找过您,但您不在,奴才们便让她过几日再来。”

夜炎殇闻言,点了点头,便让那下人退下了,昨日出了太傅府,他便被司空故白这小子拉去喝酒了,他是江湖中人,四处游荡习惯了,所以,他们两便四处闯了闯,深夜才回来,因为太晚了,没人敢来禀报,所以只好第二天来说。

司空故白到是在一边暗笑,看来,夜炎殇喜欢月皎兮,而喜欢夜炎殇的人,可是有一窝呢,月皎兮可真是辛苦,嫁给夜炎殇之后,要对付这么多人哪!

……

一个蓝衣男子站在风中,迎风而立,俊雅携秀的面上添上了不安之色。

他不知道她会不会来,可是,现下已经快到了午时了,她还没有来,他真的开始担心了,担心她会不会真的不原谅自己了。

站在桥上,看着湖水中的鱼儿,它们是那样的自由自在,不被任何事情若束缚,有的时候,人累了,就真的很想把所有东西都放下,什么责任,都不管,就由着自己的心任性一次,可是他杭谨轩却不能,因为他知道,他没人任性的资格,因为他的身后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回头看了看那条碧绿的草地,仍是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心下一阵失落,她真的不会来了吗?

慢慢的回过头,看向了湖底的鱼,陷入沉思。

忽的,眼睛便被人用手蒙住了,心下一喜,旋即勾了勾唇角,也就在这时,身后那人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猜猜我是谁?”

杭谨轩闻言,趁她不察,猛的一个转身抱住了她,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她闻言,亦勾了勾唇角,“你都还欠我一个解释呢,我若不来,岂不是便宜了你和那个荣国公主?”

这话中带着甚是明显的醋意,但已经没了她昨日那种勃然的怒意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Copyright@2020